服务电话
381818白小姐话玄机

唐晓峰:李希霍芬的“丝绸之路”

发布人:admin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6-30 19:07

今天“一带一路”的语境下,对“丝绸之路”做文化地理和知识考古学的考察,显得尤为必要。在西方地理学史中,李希霍芬是一位兼具自然地理学、人文地理学的全才,他曾在《中国》一书中,着重论述“丝绸之路”。虽被同时代的学者忽视、遮蔽,甚至自己也缺乏“自觉”,但其思路,对今天的思想世界和文化地理,仍具有不可低估的影响。

李希霍芬是十九世纪著名的地理学家,是他提出了让人们津津乐道的“丝绸之路”概念。但是考察其地理学思想的特点,丝绸之路在他那里到底处于什么位置?又因为这一概念在今天的重要性,那么关于它的提出本身,或许都是需要探讨的地理学思想史命题。

一般对于李希霍芬在地理学发展史中贡献的评价,会包括:他是洪堡、李特尔之后最重要的地理学家。洪堡、李特尔是现代地理学的开拓者,他们虽然一只脚还踩在古典地理学的领地上,但另一只脚已经踏出了现代地理学的第一步,即对地球上各种景观要素的科学关联性的建立。李希霍芬在他们的基础上再前进一步。这一步表现在对地球表面区域性的强调,指出区域眼光是地理学的基本考察视角。这与洪堡、李特尔的全球整体观不同(洪堡:《宇宙》、李特尔:《地球科学》)。

此外,在大地面貌,即地形地貌这一大地的最基本特征的成因问题上,李希霍芬做出了将地质学与地貌学相连贯的解释范式,形成了地质、地貌相结合的学术,奠定了自然地理学一个坚实的科学基石。在这一影响下,人们开始将地质学与地理学并称,一些大学往往设立“地质地理系”,如哈佛大学(一八八五年成立该系)、美国雪城大学(一九四五年以前称地质地理系)、北京大学(一九七八年以前称地质地理系)等,这与充满传统气息的“史地系”叫法不同。地质地理系的组建,坐实了地理学的理科性质。在理论方法层面之下,李希霍芬还有一些具体的重要成果,如提出黄土风成说,确定地质上的五台系、震旦系等。

今天,我们赞赏李希霍芬提出“丝绸之路”这个闪光的词,并继续开掘其深刻内涵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在以往诸多对李希霍芬学术贡献的介绍或评论中,却不太重视他命名丝绸之路的事情。

例如,《大英百科全书》有“李希霍芬”这个条目,讲到他的《中国》一书,但不提丝绸之路。有意思的是,这套《百科全书》另设有“丝绸之路”一目,可又不提李希霍芬。德国二〇〇三年版的《新德国人物传记》(Neue Deutsche Biographie),当然会列出李希霍芬,但也不提丝绸之路。

李希霍芬的学生赫特纳写了一部有名的著作《地理学:它的历史、性质和方法》(一九二七),详述地理学发展史;另有两部西方颇有影响的名人名著,哈特向《地理学的性质》(一九四六)、詹姆斯《地理学思想史》(一九七二)。他们都在书中赞扬李希霍芬,却也都忽略了丝绸之路。看来,这些作者都认为,提出“丝绸之路”这个名称,在李希霍芬的学术贡献中,不那么重要。

关于这些忽略,或可以从地理学发展的时代特点来做解释。十九世纪中期,是一个重自然地理学、轻人文地理学的时代。推动自然地理学走向“科学”,是时代主题,因此是几乎所有评论者的关注点。人文地理学的“自我存在”未受到重视。李希霍芬是推动自然地理学发展的最重要人物之一,他的“无意识”的人文地理学工作,在他杰出的自然地理学贡献面前,显得平淡。

由于自然地理学的强势登场,又基于早年孟德斯鸠《论法的精神》的思想,加上达尔文新发表的《物种起源》,人类从属于自然的信念日益为人们接受。传统的历史地理学、政治地理学(这两个名称曾代表全部人文地理),让位于自然地理学。传统的国家区域意识,转变为自然地理区域意识。在自然地理学大获全胜的气氛下,激进的学者甚至认为:“地理学应该限于自然,完全把人类抛开。”应该把地理学大船上那些超载的(人文)东西,“扔到水里去!”

像当时的许多地理学家一样,在主观上,李希霍芬本人也崇拜自然科学,当他被选为科学院院士后,自愿进入“物理数学所”。而当年的地理学大师李特尔曾选择“历史哲学所”。在李希霍芬头脑中,自然地理是科学,人文地理是问题。人文地理尽管可能是“生活中的重大问题”,但仍不具有“主旨的科学特征”(《李希霍芬中国旅行日记》)。一切研究应从自然地质(地貌)开始,即使进行人文“问题”考察,也要先把自然地理说清楚。正是基于这一点,他极力反对没有做好地质地理基础功课的学生斯文·赫定到新疆去。据说赫定后来也不敢把写成的著作让自己毕生尊敬的老师评审。


虽然在主观上李希霍芬对自己、对别人都提倡自然地理学的绝对优先地位,但是在他面对世界的时候,不可能不触及各类人文地理问题。以一位学者的勤于思考的习惯和善于思考的能力,他会对人文问题做出较深的理解,在理解的基础上甚至会对一些关键之处进行强调。只是,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,是无意识的,这是相对于他在自然地理方面的积极态度而言。

在人文地理问题上,他缺乏自己所提倡的地理学研究法的第二步工作,即做清晰的理论解释与归纳。第一步工作是实地观察与记录。在他的文字记录中,本含有大量人文要素、人文问题(丝绸之路就是其一),也有精到的议论,但没有进而将它们提升到学术概念、原理的高度。他将地理学视为一种严谨的科学,反对地理学是一门外行容易进入的学科的说法,地理学不是随便看看、记记,就可以的。或许,他对自己本子里的人文的东西,大概也认为没有脱离看看、记记的性质,便不认为它们具有“主旨的科学特征”。

上一篇:吉林:完善智能汽车上路实测条件 - 电子信息   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